万古神帝(飞天鱼) 第2532章 妖女难缠
背景
18号字
字体 关灯 繁体

正文 第2532章 妖女难缠

    单秋沉声道:“别过来!我可是已经传讯给了原阡陌大人,他立即就能赶到。”

    宫南风气得不行,道:“你们在怀疑我?行,行,行,以你们的修为,看不透真假,本司空不怪你们。等原阡陌来了,我再说给他听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冷眼旁观,有宫南风这个绝佳的证人在,地狱界的修士断然不可能,怀疑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神女十二楼却是要遭殃了!

    他的心念,刚刚想及到此处,忽的,脸色微微一变。

    白卿儿为了掩盖真相,不惜交出天枢针,与他联手弑神。以她的精明,怎么可能允许宫南风暴露她的身份?

    “希望是我多想了,或许施展以身殉道这一招之后,她伤得太重,即便想除掉宫南风,却有心无力。”张若尘心中暗道。

    黑暗的宇宙深处,急速飞来三道流光。

    除了原阡陌之外,另外两位是源姝真皇和婪婴。

    单秋松了一口气,道:“原阡陌大人马上就要到了,司空大人的身份,很快就能揭晓。若有得罪之处,还请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单秋惨叫一声,体内飞出密密麻麻的空间裂缝,不朽圣躯随之爆碎而开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另一头,陆白头也是相同的死法。

    张若尘脸色一沉,目光立即向宫南风望去,可是,哪里还有宫南风的影子?

    白卿儿的声音,在张若尘脑海中响起:“替我保守秘密,不然你联合昆仑界修士夺取天枢针的事,也会暴露。我知你不惧暴露,可是,你总不希望,昆仑界欲营救殒神岛主的事,也被命运神殿知晓吧?”

    张若尘调动真理之心的力量感知,可是,一无所获,只能说明,白卿儿所在的位置,距离这里至少有十万里。

    原阡陌的声音,如神涛巨浪远远传来,道:“当着本座的面,都敢杀死神殿的大圣,张若尘,你未免太狂妄了吧?”

    张若尘摇头苦笑,心知自己被白卿儿摆了一道。

    这个妖女,肯定是在报复他,报复他上一次趁火打劫,夺走了天枢针。

    女人的报复心,果然很强。

    片刻间,原阡陌、源姝真皇、婪婴,跨越数万里,出现到张若尘的近前,一个个身上都释放强大圣威,以精神力锁定张若尘,似担心他逃走。

    婪婴孩童般的嬉笑:“佩服,佩服,若尘大圣不愧是血绝战神的外孙,杀人都杀得如此干净利落。陆白头,好歹是青鹿神殿的千问境大圣,神灵都不能随便杀的。我赞你一个!”

    说着,他竖起大拇指,脸上的笑容却并不纯真,反而邪异。

    源姝真皇道:“张若尘,你可知陆白头,乃是死神殿末神的神使?你若给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,今日,谁都保不了你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末神,末云端?”

    “不可直呼神灵名讳。”源姝真皇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叹道:“他们不是我杀的。”

    “空间中,尚且还残留有空间波动,难道除了你,此处还有第二个空间修士?”原阡陌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有人在遥远处,使用空间力量,杀死了他们,嫁祸于我。你们刚才莫非没有看见命运神殿的司空?他就是被对方,以空间力量擒走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你,我没有看见任何人。”原阡陌道。

    “若尘大圣应变能力真强,顷刻间,便是编出一个故事来。废话就不多说了,我青鹿神殿不是好欺负的,大圣不能白死,杀人得偿命。”

    婪婴身上释放出通天神光,与血色的杀气。

    杀气和神光,在他头顶,凝聚出一柄血光万丈的杀戮血剑,化为一道锐利光痕飞出。

    杀戮血剑飞过之处,空间如纸片一般,裂开数之不尽的纹路。

    “铮!”

    沉渊古剑自动飞出,在张若尘操控下,激飞出去,拖出一道长达数十丈的剑道残影。

    “轰隆。”

    二剑的剑尖,精准的对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针尖对麦芒。

    杀戮血剑毕竟不是真实的剑,瞬间爆裂而开,化为成千上万道剑气。

    这些剑气,被张若尘的空间领域挡住了大半,可是,依旧有一道穿透空间领域,从他颈边飞过,传来一丝凉意。

    张若尘身形纹丝不动,眼睛一眯,道:“千问境!”

    “是千问境巅峰。”婪婴咧嘴笑道。

    婪婴是一个比缺更纯粹的修士,那种纯粹,是他绝对清楚自己想要什么,自己的道是什么,不会受外界的影响,永远坚持自己的思想。

    任何人在他眼中,都和猎物没有区别。

    而缺,还有对胜负的看重,对得失的执着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婪婴比缺更胜一筹,达到千问境之后,直接便是迈入千问境巅峰,没有任何心境上的杂念可以阻碍他。

    婪婴道:“没想到你也修炼了剑道,似乎还不错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沉渊古剑飞了回来,落入张若尘手中。

    张若尘轻轻挥剑,道:“为了修炼圣意,已经好久没有真正用过剑了,要不你指点一二?”

    “好啊!可是,你的剑道造诣若是太差劲,可是会死的。我不开玩笑!”

    婪婴邪狞一笑,强大无比的剑意,从体内爆发出来,凝聚成实态,形似一尊面目恐怖的修罗影子。

    这是他的杀戮剑意!

    “剑来。”

    一柄青色阔剑,悬浮到了他身前。

    “此剑,名为晴空。”

    婪婴没有握剑,只是念头一动,青色阔剑凌空劈斩下去,修罗影子随之俯冲而下。

    剑身自动变大,长达三十三里。

    剑锋上,释放出惊人的寒气,将空间都冻住。

    是真的冻结了空间,意在阻止张若尘逃遁。

    “一念花开!”

    张若尘不受空间冻结的影响,将沉渊古剑举过头顶,时空剑意随之显化出来,凝成一朵奇异的白色花朵,将他的身体包裹在内部。

    挥剑劈出,与晴空剑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时空剑意也和杀戮剑意,激烈对撞。

    张若尘身上神光闪烁了一下,将所有力量化解,转瞬间,身形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他从婪婴身后的空间中走出,缓慢的劈出一剑。

    看似缓慢,可是,却不断有时间印记,融入剑体,与剑招交汇。

    这一剑,快到极点。

    至少在婪婴的感应中,非常的快,几乎不给他反应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婪婴没有转身,体内飞出第二柄剑,向身后斩出,破去张若尘的时间剑法。

    紧接着,第三柄剑飞出,化为一条剑龙。

    剑龙由大量剑道规则和剑气汇聚而成,旋转飞行,张牙舞爪。上万道剑鸣声同时响起,如龙吟一般。

    眼看剑龙就要撞在张若尘胸口,张若尘横剑一挡,沉渊古剑的剑身上,四道玄奇无比的印记浮现出来,爆发出风、火、水、雷四种不同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如落叶一般,轻飘飘的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婪婴和张若尘同时冲出去,激烈撞击在一起,人影错乱,剑气纵横,珠落玉盘一般激烈而密集的碰撞声随之响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源姝真皇皇袍加身,高冠束发,清丽绝世,望着激烈交锋的二人,道:“张若尘并非莽撞之人,没有理由在这里杀人,陆白头和单秋的死,颇为蹊跷。”

    “这重要吗?”原阡陌道。

    是啊,根本不重要。

    重要的是,已经有了置张若尘于死地的理由。

    已有一些修士,感应到战斗波动,飞到了附近,看着正在交手的二人,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,婪婴的修为,已经达到千问境巅峰,接连挑战了数位万死一生境大圣中的强者,却无一人能够挡住他一剑。张若尘才百枷境吧,怎么能够与他抗衡?”

    “婪婴估计根本没有用全力,只是在戏耍张若尘。毕竟,在狩天战场上,还是百枷境的婪婴,就能斩下张若尘的头颅。”

    “最近这一千年,婪婴终究是走到了所有人的前面,不愧是宇宙神胎,得到阿修罗剑认可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一位万死一生境的大圣,冷冷的道:“你们懂什么?难道看不出,张若尘已经达到百枷境大圆满?”

    “百枷境大圆满又如何?与婪婴差了一个大境界呢!”

    “在同境界,婪婴尚且不弱张若尘多少,现在两人根本不是一个层次,差距已被拉开。”

    那位万死一生境大圣,道:“张若尘的境界和婪婴,的确有差距。可是,他拥有半神肉身,一旦达到百枷境大圆满,半神肉身的力量就能完全释放出来。凭借半神肉身,他足以弥补力量上的差距。除非婪婴能够在剑道上胜过他,否则奈何不了他。”

    源姝真皇与原阡陌传音交流,她道:“你觉得,他们这一战,谁能取胜?”

    原阡陌道:“张若尘的半神肉身虽强,可是,婪婴却是宇宙神胎,更是阿修罗剑的剑灵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说,婪婴没有实态的肉身,张若尘的肉身力量再强,也讨不到好处?”源姝真皇道。

    原阡陌道:“单论力量,婪婴也不弱于张若尘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觉得婪婴会赢?”

    “不是会赢,而是可以杀死张若尘。而且,他是杀死张若尘的唯一人选,别的任何人都做不到,包括你我。”

    源姝真皇明白这句话的意思。

    因为,葬金白虎在守护张若尘,若是他们二人出手,葬金白虎很有可能会现身阻止。

    可是婪婴却不同,他若是杀死了张若尘,葬金白虎绝对不会阻止。

    就像张若尘杀死阎无神,卍字青龙也没有阻止一般。

    罗生天与天罗神国的一众高手赶到,看到激战中的二人,向正在观战的众人询问了一番,得知张若尘竟是杀了死神殿和青鹿神殿的大圣。

    凤青漓讶然,冷笑道:“张若尘还真是一点都不懂得收敛,难道不知自己现在正处在风头浪尖?干出这样的事,死神殿和青鹿神殿轻饶他才是怪事。”

    “驸马应该不至于做出这样的事,或许是青鹿神殿和死神殿的陷害。”阎寒衣道。

    罗生天道:“那就拜托老师,先分开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阎寒衣应了一声,化为一道光梭飞出去。

    原阡陌的眼神微微斜瞥,摇头笑了笑,右手隔空探出,画出一个漩涡,衣袖在漩涡中飘荡。

    本是飞在数百里之外的阎寒衣,突然感觉身体旋转起来,不受控制的飞出去。等到那股旋劲消失的时候,阎寒衣发现,自己站在了原阡陌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阡陌公子的这一招乾坤流云袖的神通精妙绝伦,老朽佩服。”

    阎寒衣苦笑,自己也是无上境中的强者,堪称半神,却没想到原阡陌抬手之间,便是将他拘到了身前,手段高明得吓人。

    这就是《神储卷》甲等第一的人物,让人望尘莫及。

    原阡陌彬彬有礼的笑道:“张若尘杀了死神殿的单秋和青鹿神殿的陆白头,这个仇,我们两大神殿是一定要报的,还请阎先生不要插手。”

    阎寒衣刚欲开口,便感觉到一股庞大威压落到身上,浑身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原阡陌依旧含笑,道:“这么多双眼睛都看着呢,若不能手刃张若尘,我们两大神殿的脸面往哪搁?杀人偿命,就算闹到罗衍大帝那里,道理也在我们这边。”

    他语气低沉,笑容温润,好似在与阎寒衣商量。

    可是,阎寒衣却感觉到身上的压力更大了,只能能勉强挤出一个笑容,心中却是愤怒无比,无奈修为差距太大,爆发不出来。

    罗生天看出了一些端倪,情不自禁捏紧拳头,欲要亲自冲出去。

    凤青漓将他拉住,道:“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婪婴已经达到千问境巅峰,张若尘绝不是对手,他们这是要杀人。在没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之前,必须要阻止他们。”罗生天道。

    凤青漓道:“你能阻止谁?原阡陌,还是婪婴?他们任何一个,你都阻止不了!”

    罗生天脸上青筋暴凸,此刻终于有些明白,当初罗衍大帝从他手中收走准帝品圣意丹时说过的话,自己的性格,的确有巨大破绽。

    否则,不至于在千问境,落后于婪婴和缺。

    他是千问境初期,婪婴是千问境巅峰。

    无论是修为,还是战力,都拉开了相当大的差距。

    “张若尘再怎么说,也是天罗神国的驸马,我们总不能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吧?今日,我还偏要一战。”罗生天道。

    凤青漓使用精神力天地,将他笼罩,道:“张若尘是自作自受,不值得同情。你想过没有,在场各大势力聚集,为何除了你,没有一个肯为他出头?他在地狱界全是敌人,大家都想看着他被杀死呢!”

    原阡陌远远的,向罗生天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,声音提扬起来,传遍这片星空,道:“张若尘杀我死神殿大圣单秋,又杀青鹿神殿大圣陆白头,今日是私人恩怨,各方势力的修士,还请给我原阡陌一个面子,莫要插手进来。否则……就是与死神殿和青鹿神殿为敌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,声音格外冷厉,蕴含强大的圣威,震慑得在场所有修士都安静下来,不敢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凤青漓低声,道:“看到没有,原阡陌是在警告你,也是在警告所有人。阎师父被他以圣威压得无法动弹,有他一人站在那里,谁都休想救张若尘。”

    就是这时,一道颇为清冷的声音,从遥远处传来:“死神殿和青鹿神殿,好大的威慑力。既然是私人恩怨,不知我能不能插手进来?”

    竟然有人敢和原阡陌叫板?

    竟然有人敢无视死神殿和青鹿神殿?

    一只浑身散发神光的白鹿,拉着一辆华丽的圣车,从空旷的宇宙中行驶而来。圣车上,烙印有“血绝”家族的独有纹路,滂湃惊人的圣威,如潮水一般宣泄而出。

    “好强大的圣威,来的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你难道认不住那只纯血的神兽?”

    “什么,那是一只神兽?”

    “那是血绝战神,送给猊宣氏的订婚之礼,当时猊宣氏还是修罗神殿的神女。”

    “血绝家族的大夫人到了,这下有好戏看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两天又有一些事,为了不断更,只能先每天一章。

    总之,一章4000字以上,大概率这一天只有一章。如果一章只有3000字,那么多半有两章。
← 按键盘<< 上一页给书点赞目录+ 标记书签下一页 >> 按键盘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