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道荒天(逸水寒) 第一卷:血染封天 第六十八章:暴露(上)
背景
18号字
字体 关灯 繁体

第一卷:血染封天 第六十八章:暴露(上)

    “那你快给我说说,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?”老者问道。

    冷叶可是他唯一的弟子,就相当于亲儿子一般!自然是舍不得他被别人欺负。

    冷叶看了看洛文良的尸体说道:“师傅,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,换个地方我跟你一一细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,好!”老者连着叫了三声好。

    “我先把这尸体给他加工一下,躺在这里不好看。”说着冷叶便走到洛文良尸体面前说道:“死在我师傅手里,你也算是死得其所了!”

    冷叶将他的尸体挂在了城墙之上,用洛文良的鲜血写了一行字。

    他的下场就是洛家的下场!你们准备接受死亡吧!

    我这就是赤裸裸的挑衅,就是要让洛家丢面子,比起对的侮辱和伤害,这点应该算不上什么吧!

    这战斗的痕迹和他的尸体都没有处理,现在就是要正面的和你叫板,反正我在暗,你们在明,抓不到我你们应该会很抓狂吧!

    想到洛青山要气急败坏的样子,冷叶心中就会一阵舒爽。

    冷叶和老者回到了苏筱璃的买下的小院子中,房间中冷叶和老者相对而坐。

    “快说说,这几年你去哪里了?”老者问道。

    冷叶看着这位老者,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,他之所以不叫左长老师傅,就是因为他已经有了师傅了,便是眼前的这位老者,他叫季回天。

    冷叶很小的时候是跟着一个老乞丐长大的,后来被他义父洛青鸿收养,但是洛青鸿却并没有传授他什么,只是教他如何修炼。

    在冷叶外出时遇到了一个乞丐,他深知乞丐的无奈和心酸,所以他给了季回天一些钱,但是季回天却让冷叶做他的徒弟,说他是万中无一的修炼奇才是个好苗子。

    冷叶当时不信,只觉得这是骗人的鬼话,就没有理他,可是后来每一次冷叶出门,不管到什么地方总是能遇到他。

    每一次他都叫冷叶做他的徒弟,最后冷叶拗不过他,只好答应了,他就像是一个小老头,高兴的蹦蹦跳跳的。

    之后只要是一有时间他就会去找季回天跟着他修炼,他的迷踪鬼影步和迷影剑法都是季回天传授的。

    冷叶不理解为什么他的修为这么高,还当一个乞丐,季回天说当乞丐无忧无虑,不用跟别人尔虞我诈,他就喜欢这样四海为家的生活。

    冷叶成为他的徒弟之后他就一直呆在了封烟城,哪也没去就在这里悉心教导冷叶修炼。

    刚开始修炼冷叶起步非常的慢,修炼的速度可谓是慢的了极致,但是才过了不到一年的时间,冷叶就好像开了窍一般,修为突飞猛进,一跃成为了封烟城的第一天才。

    可是就在后来,他被关进了失落崖,一关便是两年的时间,出来后又发生了这一系列的事情,这便已经快三年的时间了。

    三年的时间没有见到季回天了。

    冷叶一五一十的将这些事情讲给季回天听,这一讲便是几个时辰之久。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!欺人太甚!”季回天一拍桌子义愤填膺的说道:“叶儿,你放心这个什么洛家,洛青山我等下就去帮你灭了!”

    “居然这么对待我徒弟,我不打得他妈都不认识他!”

    冷叶说道:“师傅,现在还不是时候,等过几天我二弟从洛家出来后在去收拾洛家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我二弟还潜伏在洛家,等他一传来消息我们就可以行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听你的!”

    冷叶现在内心很是兴奋,有了他师傅这下子对付洛家就轻松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说你以前到达过地灵境,现在只是重新修炼么?”季回天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现在距离地灵境也不远了,就差两品的修为就可以回到巅峰。”冷叶回答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季回天点了点头,随即若有所思起来,好像在想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他突然双手拍桌一下从凳子上站了起来,把冷叶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师傅,你这是要干什么?”冷叶不解的问道,不过对于这种情况冷叶早就已经是见怪不怪了。

    他师傅有点疯疯癫癫的感觉,有是有做的事情让人捉摸不透,行为异常的古怪。

    有一次冷叶正修炼到一半,他突然就把冷叶拽着就跑,说他饿了先去买点东西在回来修炼。

    还有一次他看了一只青蛙,他就跟着青蛙在后面学着青蛙的样子一蹦一跳。

    有时候冷叶后怀疑,这个不靠谱的师傅是不是个傻子,虽然行为奇怪但是对待冷叶却是真心实意,出来不曾打骂过冷叶,甚至连一声呵斥都未曾有过。

    “我先离开几天,你先不要轻举妄动,几天杀了他们一个人,他们肯定会到处找你。”季回天严肃的说道。

    季回天一本正经的说道:“等我回来!”

    冷叶楞了一下,他还从来没有见过他师傅这么正经过,冷叶下意识的点了点头,然后季回天消失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第二天,封烟城可谓是热闹非凡,洛文良被一根绳子系在头上,悬挂于城门之上,已经聚集了相当多了黎民百姓在这里观望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洛文良么,怎么被挂在了城墙之上?”

    “谁这么大的胆子,居然敢动洛家的人,还公然把人家尸体挂在城门示威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看见那几行字么?这明摆着就是不怕洛家呀。”

    “洛家不会得罪了什么那些大家族的人吧?”

    “洛家,这么强大还有惹不起的人?”其中一个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看你就是个井底之蛙,洛家虽然在我们封烟城一手遮天,但是那些皇室和五大都城的人眼里算个屁呀!”

    他旁边的人赶紧提醒道:“说话小声点,要是传进洛家人的耳朵,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呀!这洛家也有这么一天,洛家要是就此亡了,那这封烟城可就是我们两家的天下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穿着暗麦绿暴室锦袍,一条苍麒麟色仙花纹腰带系在腰间,这一看就是封烟城其他两个家族的公子。

    “这洛家一直压在我们头上,这些估计他们有不小的麻烦。”他旁边的人也是穿着华丽的公子。

    “我们就看好戏就成。”他笑道。

    “让开,让开,都让开!”这时人群中,一个骑着白马穿着蓝色长袍的人大声的吼道。

    此人是洛奇,曾经追杀冷叶那几位中的一位!

    人群为他让开一条路,他后面的护卫快步的上前将这里给封锁起来,他坐在看着挂在城门的上的洛文良面色阴沉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他起身一跃,将洛文良的尸体取了下来放在了地上,两名护卫抬过来一个担架将洛文良放在上面,用一块白布遮挡住他的尸体。

    他又看向这城墙的字,举起拳头玄气燃气,直接将这些字摧毁,他吩咐道:“叫人把城墙修补一下!”

    “是!”一个护卫回答道。

    随后一行人,将洛文良的尸体带走了,围观的吃瓜群众也都散了。

    洛家大院,冰冷的尸体躺在地上,洛青山看着洛文良满身的伤痕,拳头紧握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那穿着蓝色长袍的人单膝跪地,双手抱拳说道:“家主,请您一定要我父亲报仇!”

    洛青山说道:“洛奇!现在令你全城搜捕,不要放过任何一个可以的人!”

    “是!家主!”洛奇起身离去。

    洛奇现在心中悲痛不已,他一定要找到凶手为他父亲报仇。

    “厚葬,文良!三天后举办葬礼!”洛青山吩咐一句,便转身离开!

    他回到了自己的书房,坐在藤椅之上,下面洛南单膝跪地,低着头不敢去看洛青山。

    洛青山现在可谓是怒不可遏,已经要到了爆发的边缘!

    最近这一个月发生了太多的事情,玄精铁被打劫而且人员无一还生,罗兰城马家也不跟他们在有生意上的往来,家族中大大小小的商铺被毁,现在这么多武器被抢,前去追的洛文良也惨死。

    对方更是表面,洛文良的下场就是就洛家的下场,这就是明明白白在向洛家挑衅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都发生在最近的一个月,这说明肯定是同一批人干的,这极有可能就是罗兰城去找马文天的二人!

    洛南去查这个百货商铺的人却被苏家的人阻止,并且苏家明确的告诉他这家店是苏家的产业。

    可是苏家向来与我们洛家无冤无仇,根本就没有针对我们洛家的可能,再说就算苏家想要对付我,也不至于用这种手段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查了这么久却一点消息都没有,只是仅仅查到了一点点的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“洛南,发动你手底下所有的人,去查最近一个月进入封烟城的人,我就不信查不出来!”洛青山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这就去办!”洛南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对方现在隐藏于暗中,我们显得很被动,要尽快查出来,不然我们就无从下手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当洛南走后,洛青山的妻子来到了书房,她来到了洛青山后面,给洛青山按着肩膀。

    她安慰道:“老爷,事情总会查清楚的,既然他只是在背地里针对我们洛家,说明他的实力肯定不会太强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我都知道,但是这样我们洛家的面子往哪里搁?”洛青山说道。

    “只要他还在封烟城,就不会找不到背地里针对我们洛家的人。”他夫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如今,连文良都载在他们手里,看现场应该是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搏斗, 说明对方的修为应该也有地灵境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样说明,他肯定受伤了,受伤了就需要买药材或者丹药,就算他们自己可以疗伤,如果还在封烟城,只要找那些受伤的人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说的极是,就按照你说的去办。”

    “能为老爷分忧那是最好不过了。”
← 按键盘<< 上一页给书点赞目录+ 标记书签下一页 >> 按键盘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