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亲爱的赛车女神(逆风的纸鸢) 第三十五章:美人计
背景
18号字
字体 关灯 繁体

正文 第三十五章:美人计

    王羽坤站在会议室前面:“各位叔叔伯伯,请各位放心,我和木思思小姐会在下周举行婚礼,婚期已定好,明天各位就会收到请柬,请各位再坚持一下,我们公司的危机还要靠各位同心协力共同度过!”

    董事会的一帮老头们脸色缓和下来,心里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有木林远做后盾,他们才放心一点。现在董事长住院了,还不知道会怎么样,就王羽坤这个纨绔子弟,实在入不了他们的眼。

    想着王羽坤吃软饭还吃的这么理直气壮,心里鄙夷不屑,真是丢人!一个大男人,要靠老婆解决问题,大家都坐下来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刚才叫唤的最厉害的那个人,笑着走过来:“羽坤,你放心,叔叔伯伯们肯定会鼎力支持你的,我们是看着这个公司由小变强,风风雨雨这么多年,都是有感情的。”

    王羽坤笑着说:“那我就代表公司,代表我爸爸谢谢各位了!”会议室里顿时一派祥和的景象,充满着虚伪的笑声和客套话。

    许默静静地看着这一切,薄薄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——辽海市路亚俱乐部——

    洛洛在俱乐部缺勤了几天,今天去俱乐部,感觉大家今天的情绪不一样,都特别的兴奋。

    她一脸疑惑的进来,走到学员中间:“大家这是怎么了,中大奖了?”

    “洛洛,你这几天没来,你不知道,我们国内赛车界发生了重大事件,你猜猜是什么?”

    洛洛笑着说:“不知道。”说八卦的人就喜欢听别人说不知道,你要是突然说知道,那他的挫败感不是一星半点。

    果然,他接下来兴奋地说:“M 车队神秘解散了,很突然,就一夜间的事儿。听说他们的老板刚回国,就涉及一桩绑架案被击毙了,太倒霉了!”

    “洛洛,你怎么没点反应呢?难道你早就知道?”

    “哦,我这是被震惊到了,对,太震惊了,所以脑袋反应速度有点跟不上,呵呵。”洛洛配合着傻笑,其实她早就知道了,被绑架的人是她,她能不知道吗?

    “对了,洛洛,你这几天怎么没来啊?”

    ”哦,那个我摔了一跤,脚扭了,”她脸不红,心不跳地扯谎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盯着她的脚,她转转脚裸,尴尬地说:“都好了,已经看不出来了,呵呵。”

    周子初朝着这边走了过来,众人都识趣地假装忙着在训练。

    “周洛洛,跟我过来一下,”他面无表情地在前面走。

    “哦!”洛洛满腹狐疑,她今天这刚来,没怎么的啊,也没惹他。

    她跟他来到了会客室,他站着一动不动地看着她,她被看的心里发毛。

    “周总,不知道您叫我过来有什么事?”她实在受不了这气氛,率先发问。

    “你这几天干什么去了?”他脸色阴郁,看来心情不太好。

    洛洛看着他的脚尖,心里在思考他为什么这样问,她明明已经和孙教练请过假了啊,难道孙教练没告诉他?她只是个小小的车手,请假这事儿没必要向他请示吧?

    “周洛洛,你在想什么啊,怎么不说话?”他语气有点冲。

    “那个,那个我有请假,这有什么问题吗?”她怯怯地说。

    “梁在匀绑架的人是不是你?你为什么都不告诉我,这么大的事情你都说一声!”当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。他的心猛地漏了一拍。

    “哦,原来你说的是这件事情,当时情况紧急,没来得及通知你,后来被绑架了也没办法通知你了。再说现在事情都过去了,你提这个干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那后来呢,你住院了,你怎么也不说一声,总得有人照顾你吧!”

    “我没受什么伤,只是受了点惊吓,再说有王…照顾我…”她越说越小声。

    “王羽坤?他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嗯,他回来了几天,昨天又走了。子初,谢谢你的关心!但是我爱的人是他,很抱歉!”这些话说出来,心里轻松多了。

    洛洛转身要走,被他从背后一把抱住,他紧紧地抱着她,她使劲的挣扎,低声道:“你再不松手,我喊人了!”

    “洛洛,我只担心你而已,我想抱抱你,没有别的想法,对不起!”他尴尬地松开她,洛洛整理了一下衣服,赶紧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自问自己爱她不比王羽坤少,为什么她的眼里只有他?

    他一向自负,多少女人爱慕的眼神,他都不屑一顾,他心里只有她,他阴沉着脸,眼神里透露冰冷的光芒,他就不信得不到她!

    李梓仟就在楼上,透过玻璃看得一清二楚,从周子初离开办公室,她的目光就一直跟随着他。

    她轻声地自言自语:“周洛洛,这是你逼我的,别怪我。”

    她给孙童打电话,约他中午一起吃饭。

    ——某餐厅——

    李梓仟巧笑嫣然,不停地给孙童夹菜,孙童满腹心事,吃的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“孙童,你们比赛的车子是不是都由你来检查车况?”

    她不经意地问。

    “嗯,怎么了?”他低着头,吃着碗里的菜,味同嚼蜡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多吃点,呵呵,”她眼里闪着精光,她往旁边一歪,手扶着头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孙童紧张地问。

    “没事,可能最近太累了,头好晕了,想休息一下,你到旁边找家酒店,我实在撑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我送你去医院吧?”他担心地问。

    她心里恨得牙痒痒,这个蠢货,真是不解风情,她都暗示的这么清楚了,他还不明白!

    “不用,我自己的身体,我自己知道,走吧!”她娇嗔地推着他。

    一路上只差把自己挂在他身上,闻着她身上的馨香,感受到她胸前的柔软,孙童此刻心猿意马,一颗心跳的厉害。

    感受到了他加速的心跳,李梓仟低头冷冷地一笑,呵,男人!

    到了酒店,一进房间,李梓仟把手挂在孙童的脖子上,魅惑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她把唇凑近他的脸,诱惑着他。

    孙童呼吸急促,一把抱住她,一个翻身把她压在身下……

    大约四十分钟过后,李梓仟依偎在孙童身边,环抱着他,用手戳着他的胸口说:“你爱我吗?”

    “我爱你,从第一次见到你,我就爱上你了!”孙童幸福地说,他强迫自己忘了那晚她醉酒说过的话。

    “那你为了我,是不是什么事都愿意做?”

    “嗯嗯,那是当然!”

    “那好,这是你说的,如果我说的事情你做不到的话,我就惩罚自己给你看,”她心里很笃定他对她的感情,他不会让她伤害自己的。

    “孙童,你知道吗?我妈妈在乡下得了白血病,需要几百万的医疗费,我很需要钱。”她低着头,轻轻地说。

    “那我把自己的钱都给你,不够的话,再去给你借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我妈妈等不了了,”她抽泣着,哽咽地说什么:“现在有个办法,可以马上筹到钱,但是需要你帮忙,你愿意吗?”

    “愿意,愿意,你说怎么帮?”

    “洛洛现在是辽海市排名第一的车手,人气很高,明天是不是有一场大型比赛?你能让她输吗?她输了,我就有钱了,”她可怜巴巴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在赌博!?”他震惊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没有办法,我真的急需要钱,你就帮我一次,行吗?就在她车子上动一下手脚,不会有人知道是你做的,就这一次,行吗?”

    她下床,站在床边看着孙童,手里拿着水果刀,抵在自己手腕上,冷冷地说:“你要是不答应,我就死在这里!”

    孙童赶紧起身,急得抓耳挠腮:“梓仟,别逼我好吧,这比赛搞不好会出人命的!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不怕现在出人命?是我最重要还周洛洛重要?我再问你一遍,答不答应!”她的刀尖已经把手腕划出一道血痕,殷红的鲜血从雪白的手臂上流淌下来,红的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一般,孙童一咬牙同意了,点点头。

    李梓仟放下手里的刀,瘫坐在地上,呜呜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孙童赶紧去前台找了碘伏和纱布,细心地给她包扎好:“以后不要这么傻了,为了你,我什么都愿意!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也不想逼你,但是我一想到我妈妈…我也没办法,你能原谅我吗?”

    “梓仟,别说原谅不原谅,我爱你,就接受你的一切。”他温柔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李梓仟有点恍惚,如果对她说这句话的人是周子初该有多好,她做梦都没有梦到过这么美的事情!

    她也曾试着想忘了周子初,接受孙童,她发现自己做不到,周子初的一言一行深深地吸引着她,她的目光总是不由自主地聚集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像孙童这样的男人,相貌平凡,也没什么钱,她对这样的男人实在没什么兴趣,她只能对他抱歉了。

    “要不去医院看看吧,看你刚才流了不少血。”孙童打断她的神游。

    “我害怕去医院,你陪我去好不好?”她撒娇道,看起来十分的清纯。

    孙童自然乐意,他细心地陪着她离开了酒店。
← 按键盘<< 上一页给书点赞目录+ 标记书签下一页 >> 按键盘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