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衍邪神(一叶逢春) 第三百六十五章 琼浆玉露撩人心
背景
18号字
字体 关灯 繁体

第三百六十五章 琼浆玉露撩人心

    水月见叶知秋看着九仙儿发愣,心里淌过一丝心酸,伸出小手,在叶知秋腰间旋转一百八十度,道:

    “臭弟弟,是不是很漂亮……啊?”

    叶知秋吃痛,差点叫出了声,求饶道:

    “轻……轻点,仙儿姐姐固然闭月羞花,但咱们家水姐姐也有沉鱼落雁之容,都好看……都好看!”

    闻言,九仙儿噗嗤一笑,道:

    “秋公子真幽默,请入座吧!”

    叶知秋点了点头,拉着水月坐下。

    东方浩、东方瀚兄弟等人皆盯着叶知秋,投来不善的目光,可叶知秋却没有一丝胆怯,反而调侃道:

    “各位,我脸上有花吗?你们这么看着我,我会害羞的!”

    即便是水月,听了这话,立马抬起玉腿,狠狠踩了叶知秋一脚,道:

    “臭不要脸,别丢人了!赶紧坐下!”

    而东方浩的怒火已经飙升千丈之高,他骤然起身,面相主座,质问道:

    “仙儿小姐,如此登徒浪子,与我等共处一室,岂不是侮辱了我等名头?其这般无耻,恐影响仙儿小姐声誉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太阳圣宫三圣子、冥皇等人皆点头称是。

    在做的无一不是中荒响当当的大人物,竟与如此无耻之徒共处雅座之中,岂不是拉低了他们的身份地位?

    九之遥抚琴的双手停了下来,面色微变,淡淡道:

    “诸位,今日不过是邀请大家聚一聚,根本无关家族、无关背景,既然秋公子是我九家的客人,那就请各位给我兄妹二人三分薄面!”

    话音冷淡,似有一丝不满之色。

    九仙儿脸上的厌恶之色稍纵即逝,随即漠然道:

    “浩公子,当年,你也曾登临天碑,蔑视东荒俊杰。可正是在东荒,你天碑之名被打落,时至今日,你还不明白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这个道理么?”

    九仙儿压根就没给东方浩一分面子,直接揭短。

    闻此,东方浩涨红了脸,他当然知道九仙儿指的是哪件事,但他却无言反驳。

    “哥……冷静!”东方瀚拉住东方瀚的手臂,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东方浩怒挥衣袖,冷哼一声,坐了下来,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大家和气生财……和气生财!”太阳圣宫三圣子道。

    其名为楚朝阳,在四宫之中颇有名气,在天碑之上更是有一席之地。

    这一代的太阳圣宫,可以说是三大妖孽并驾齐驱。在他之上,还有二圣子楚夕阳以及大圣子楚正阳!

    “朝阳圣子果真深明大义,琴魔佩服!诸位,今日咱们把酒言欢,不论其他!”

    九之遥笑着道,楚朝阳站出来说话,赢得了他三分好感。

    而叶知秋,本就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,见东方浩吃瘪,自然得戏弄他一番。

    此刻的叶知秋,竟朝着东方浩做鬼脸,那表情,十分欠揍!

    很多人似乎都看不下去了,叶知秋这般模样,完全没有礼数教养,更像一个无赖,小人得志!

    “臭弟弟……收敛一点!那么多人看着你呢!”水月拉扯着叶知秋的衣袖,低头小声道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水姐姐,我就喜欢他们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,你不觉得很爽吗?”

    叶知秋没有刻意收敛嗓音,雅间内,所有人都听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这番话,可以说引起了众怒。

    就连九仙儿,也有一丝恼了。

    “这少年怎这般不识好歹,看来闻名不如见面,反而更胜一筹!”九仙儿暗道。

    可她作为东道主,自然不可能立马下逐客令,于是她笑道:

    “秋公子秉性奇异,只是如此场合,还是收敛一番比较好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说罢,九仙儿盯着叶知秋的眸子,射出一缕寒芒。

    叶知秋见九仙儿盯着他看,竟不由自主地想要躲闪,他根本不敢直视九仙儿的目光,陪笑道:

    “仙儿姐姐所言极是,是我太冒失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良久,这段小插曲也算是给今天的宴席拉开了序幕。

    没有人再去关注叶知秋这个难登大雅之堂的小角色,似乎都不屑与之为伍。

    然叶知秋浑然不在意,与水月有说有笑,把酒言欢,仿佛沉浸在二人世界中,无视了周围众人。

    几个呼吸过后。

    “今日,承蒙各位公子、小姐抬爱,莅临天长地久,小女子九仙儿先敬各位一杯!”

    说罢,九仙儿拾起金樽,掩面而饮,倒也优雅,却显洒脱!

    “仙儿小姐客气,盛情难却,我等也敬仙儿小姐一杯!”

    冥皇起身,笑着回应道。

    话音落下,数十人皆起身相敬,唯有叶知秋,不明事理,依旧坐着与水月谈笑风生。

    “臭弟弟……快起来……别喝了!”

    水月见状,俏脸一红,这个傻弟弟,怎这般不分场合呢。

    叶知秋的如此模样,自然是装出来的。既然所有人都认为他是一个无耻之徒,那他便满足他们!

    经历了几载岁月,他已经明白了一个道理,几乎所有人,都看不惯他人越来越好!

    相反,若一直扮演一个小丑般的角色,所有人都会认为他没有威胁,不会把他放在心上!

    甚至,将他忽略不计!

    而这,正是叶知秋的目的!成大事者,必须要学会伪装、学会隐忍!

    此时的叶知秋,似乎喝醉了一般,没有听清水月的话,举起金樽,嘴中喃喃道:

    “水……水姐姐,来……再喝点!”

    水月实在是看不下去了,起身赔礼道:

    “诸位公子、小姐,我这弟弟久居山林,涉世未深,不懂人情世故,你们切莫与之计较!”

    这番话,九仙儿的面色稍有好转,笑着道: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既然这般,就让你那弟弟自娱自乐吧!”

    水月点了点头,十分尴尬,与数十位站在中荒金字塔顶端的年轻人齐聚一堂,她紧张万分。

    “仙儿姐姐通情达理,水月万分感谢!”

    良久,众人酒兴。

    而九仙儿面色通红,明显有些不胜酒力,她竟不自然地瞟向了叶知秋,瞟到了叶知秋那半醉半醒的侧颜。

    在这一瞬间,九仙儿竟有一种错觉,她竟莫名其妙地认为,那不远处的金发男子,与他心中的人儿是那般神似。

    于是乎,九仙儿一步一步地走向叶知秋,眼神迷离,小嘴中喃喃道:

    “秋叶……秋叶!”

    九之遥见状,暗道不妙,立马上前扶住了如痴如醉的九仙儿,道:

    “仙儿……冷静!”

    “哥……我……我是不是喝醉了?”九仙儿迷迷糊糊道。

    九仙儿脸颊之上,已有两团红云,那迷离的眼神极尽魅惑,如盛世牡丹,娇艳欲滴、艳冠群芳。

    玉蝴蝶看着此刻的九仙儿,感同身受,举起那金樽中的琼浆,一饮而尽!

    玉蝴蝶与九仙儿,何尝不是借酒消愁呢?

    “不……我……我没醉!你……你过来?”

    九仙儿娇喝一声,指着叶知秋道。

    叶知秋虽是一副不省人事的模样,可他的意识比谁都清楚,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“仙儿……姐姐……好美啊!你叫我……有什么事么?”

    叶知秋借着酒意,起身走向九仙儿,步伐不稳,摇摇欲坠,似乎一阵清风就能将他吹倒。

    “秋公子,你真的很像我的一位故人!可惜……你不是他!”

    九仙儿痴痴道。尽管眼前的金发男子与叶知秋有三分相似,可她明白,秋叶,终究不是叶知秋!

    闻言,叶知秋心如刀割,他真的想告诉九仙儿他就是叶知秋,可他不能!

    他身上的秘密太多!

    而他,却没有绝对的实力,更没有绝强的背景!

    擎天峰被夷为平地,东荒六大势力紧闭山门,中荒各大势力不可能不知道!

    若他们知道叶知秋还活着,必定会对他产生浓厚的兴趣!

    叶知秋,不敢赌!

    “哈哈,这可真是我秋叶的荣幸!仙儿姐姐一定很想念那位故人吧?”叶知秋笑着说道,半疯半癫。

    “想念却不见,又有何用呢?如今我已身不由己,即便他真的出现了,又能改变什么呢?”

    九仙儿苦笑,她的美眸盯着帘外云阙,划过一抹淡淡的忧伤。

    闻言,叶知秋不敢看九仙儿,心里愧疚万分。

    “仙儿师姐,对不起!但……这一切都会过去的,希望……到时候你不要恨我才好!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叶知秋的眸子闪过一抹坚定,笑着道:

    “仙儿姐姐,你要相信奇迹!这个世界上,很多东西,都能改变!说不定,你心中的良人,很快就出现了呢?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九仙儿摇头笑道:

    “秋公子,多谢!但愿……如此吧!”

    说罢,九仙儿回到凤椅之上,眼神清明了几分,淡淡道:

    “半月之后,小女子招亲,感谢诸位捧场,只是诸位都明白,招亲分为玄道和文曲之道!”

    “小女子未来的夫婿,要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!更要是才华横溢的俏公子!所以……今日,咱们便以这玉露琼浆吟诗一首如何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众人皆点头,他们从小便熟读诗书,满腹经纶,不仅在玄道上有着不俗的成就,就连才华亦是值得称道一番。

    若不然,九之遥又怎会邀请他们。

    “仙儿小姐雅兴,我等便献丑了!”

    雅间中,诸人异口同声道。
← 按键盘<< 上一页给书点赞目录+ 标记书签下一页 >> 按键盘 →